心理健康
人群心理
心理常识
心理治疗
心理疾病
成长心理
女人心理
男人心理
婚恋心理
职场攻略
婚姻家庭
恋爱心理
婚外恋情
求职攻略
职场减压
职场心理
人际关系
成长心理
亲子关系
沟通技巧
性格塑造
成长物语
爱休闲
热话题
心灵鸡汤
治愈系
选择障碍
心理测试
您现在所在位置:心理频道 > 人群心理 > 中老年心理

女医生难扛压力 违规给自己注射麻醉剂

2010-06-25 责任编辑: 来源: 收藏本文

  黄婉是绵阳市某医院肾脏科的医生,26岁的她为缓解工作压力带来的失眠,连续7天睡前自行注射丙泊酚(Propofol)。这是一种能在30秒内使人失去知觉,被广泛用于诱导和维持全身的药物。川大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物质依赖科副教授唐林说,黄婉是该中心今年收治的首名滥用强效镇静、麻醉药物的患者,此前已有相同的7例病患,用药者均为医生。

  黄婉使用的注射器被医生收缴

  麻醉药发作 女医生摔倒受伤

  7月3日,黄婉没有征兆地突然摔倒,头部受伤,被送到医院缝合伤口时她神情有些恍惚,甚至出现幻觉。家人将她紧急送往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,在医生的反复询问下,黄婉说出了实情。原来饱受失眠困扰的她,7天前开始每晚自行注射5毫升丙泊酚,以至于出现不良反应,突然失去意识而摔倒,身为医生的黄婉知道药物在自己体内开始起“作用”了,于是要求家人将自己送往华西医院。

  住进药物依赖科病房的当晚8点左右,在医院例行巡房时,护士发现黄婉右手拿着装有奶白色液体的针管,左手抓着输液瓶,正要将奶白色液体注射进输液瓶内。护士立即将其手中的针管夺了下来。

  经检测,针管中装着的仍然是丙泊酚。

  “两支针管被她藏在包包里,带进了医院。”医生将没收的针管锁进了护士站的柜子。

  工作压力大违规“麻醉”自己

  黄婉为何要注射丙泊酚?经过几天的生理治疗和医生的心理开导,她渐渐向医生透露了一些原因。

  “她觉得工作上有压力,和其他人发生了一些小纠纷,整夜失眠,已经有的临床表现。”唐林说,丙泊酚是能在30秒内使人失去知觉的短效全身麻醉药,在时被广泛使用于诱导和维持全身麻醉,也用于加强监护病人接受机械通气时的镇静。但它不是常规的助眠药物,也不是一纸处方就能买到的,只能在医院使用,并且要经过严格的剂量测试,一旦过量就会导致呼吸抑制,心跳骤停,甚至会猝死。

  万幸的是,由于黄婉每次注射量只有5毫升,没有达到危险剂量,因此没有出现严重后果。唐林说,一般来讲医院对麻醉剂药物的管理非常严格,黄婉和之前的其他几个患者都是医生,所以比较容易接触到这种强效镇静剂。但为了缓解失眠采取这种方式,除了对身体带来伤害,这种个人行为也已经违规。

  延伸阅读

  压力过大医生容易患抑郁症

  因为涉及到隐私,黄婉和家人都不愿接受采访。黄婉向医生透露的“工作压力大”具体指的什么,记者不得而知,但医生这个行业因工作时间超时、病患抱怨多、医疗纠纷增加,以及业绩压力下,往往促使隐性疾病发作的事情却不鲜见。去年3月的一项调查显示,98%的医生称自己每天都面临巨大压力。目前国内医生患抑郁症的几率为25%~30%,是普通人群的4倍多。而大部分医生通常会选择吸烟、酗酒、飙车甚至滥用药物等极端方式缓解压力。

  医生之难 被投诉被领导批评

  成都市三医院检验科医务人员也表示,重复性的抽血工作非常枯燥,有半点疏忽就会招致病人不满,被投诉、被领导批评,确实有压抑感。这名医生说:“有时是觉得委屈,一天下来看几十个病人,成了机械运动,人多就烦躁。”

  华西医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表示,在病人眼里医生是圣贤,他认为你可以解决一切。医生的神圣在于此,医生之难也在于此。她说:“的确,医生是一个成就感与挫折感并存的职业。病人由于对疾病不了解,对医生有着超出寻常的期待。高期望使医生对自身的期望也很高,希望尽快把病人治好。但医学的不确定性又会不断带给他们挫败感,这也是医生这个行业压力的主要来源之一。”

  缓解压力增强自我意识

  华西心理卫生中心李静教授指出,无论如何,医生对自身的肯定主要来自患者的肯定,如果长期得不到肯定,容易让他们产生职业倦怠。而医患矛盾又容易使他们产生焦虑、抑郁等负面情绪。她说,医生首先要增强自我保健意识,避免长期进行超负荷的体力和脑力劳动,保证充足的睡眠,培养良好的心理素质。

  患者担心医生压抑会影响工作?

  医生紧张的情绪会不会影响工作,是患者最担心的问题。

  “医生压力大我们能理解,但这毕竟是技术工作,晚上失眠第二天在开药或者手术中出现疏漏是会危及到病人生命的。”市民张洋就表示了自己的担忧,并表示医生应该有个合适的缓解压力的方式。他呼吁,医院应该更严格管理相关,断了医生“自我麻醉”的渠道。

   2008年3月31日成都市区某医院检验科24岁女医生梁静,用家里饮水机里的纯净水稀释了两毫升百草枯,自行注射。在医院抢救近半个月后,4月14日早上7时50分,因急性中毒多器官衰竭,永远离开了深爱自己的父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