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健康
人群心理
心理常识
心理治疗
心理疾病
成长心理
女人心理
男人心理
婚恋心理
职场攻略
婚姻家庭
恋爱心理
婚外恋情
求职攻略
职场减压
职场心理
人际关系
成长心理
亲子关系
沟通技巧
性格塑造
成长物语
爱休闲
热话题
心灵鸡汤
治愈系
选择障碍
心理测试
您现在所在位置:心理频道 > 婚恋心理 > 恋爱心理

初恋,如何走到永远

2018-05-15 责任编辑:wenkang 来源:寻医问药网 收藏本文

 

彩虹落座,从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沓纸,大大小小的纸张都有。她说,这是她和云杉恋爱时的云杉写给她的信。这些信件堆了有两寸高,彩虹补充说,这只是他们通信当中的一小部分。

少小相识,鸿雁传书

我和云杉一个是Z省人,一个是上海人,照理说不会有交点。巧的是,我们的外婆是一墙之隔的邻居,这把我和云杉的命运拴在了一起。

我15岁那年寒假来到了外婆家。一天在小弄堂里,我看到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子。他就是云杉,是隔壁阿婆的外孙,也是放假回来看外婆的。我俩很快熟识起来。云杉从上海来,比我大6岁,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,这使得我这个中学生一下子产生了敬慕。整个寒假我们都在一起玩,那时流行去录像厅看录像,云杉经常带着我去。外婆家附近有一条江,我们看完录像总喜欢去江边走走。

眼看要开学了,我们互留了通信地址。因为不想让父母知道,我让云杉把信写到学校里。我们各自诉说着学校里发生的事,虽然内容平平淡淡,但写信和收信仍然是我最快乐的事。

中学毕业,我考上了一所职业学校,仍然和云杉保持联系。虽然如此,我却不敢把这样的交往向爱情上面想,因为两人相隔这么远,学历差异大,不会有将来吧。恰好当时有个男同学追我,我便和他交了朋友。之后虽然没结果,但当时我对云杉很愧疚。

云杉主动缓和关系,他趁着回老家,托别人转寄了一张明信片给我,约我见面。我当时刚刚毕业,班里只有前五名的学生分配到了工作,我没有轮到。云杉耐心地开导和鼓励我,说他可以帮助我在上海找工作。我动心了,第二天就跟着云杉上了火车。那一年,我19岁。

彩虹说,当时跨出这一步,意味着她打定主意这辈子跟着云杉了。从相识的朦胧好感算起,35岁的她和先生已经有了20年的情意。说到这里,彩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结婚,水到渠成

那次是我第一次来上海,我住在云杉妹妹的房间里。他的父母得知后没有为难我。一个星期后,我鼓起勇气给家里打了电话,三天后怀着内疚的心情跟着父亲回家了。

一个月后,我找到了工作,没多久就被分配到邻省,闲暇时还是和云杉通信。云杉一有空就过去看我,我去上班,他就替我买菜做饭。虽说

云杉在城市里长大,但独立生活能力很强,很会照顾人,对爱发脾气的我非常忍让。朋友们都羡慕我,说我有个会疼人的男朋友。

我们之间唯一的疙瘩就是曾经追过我的那个男同学。他和别人结婚后很快就离婚了,那段时间他还来找我,我和几个朋友陪他一起出去过几次。云杉知道后很不满。

吵吵闹闹毕竟都是一些小事,我们有着这么多年的感情,结婚也是水到渠成的事。在Z省和上海,我们分别办了婚礼。亲友都觉得我们能走到一起非常难得,“初恋即是永远”,我和云杉成了大家口中的模范夫妻。

一年后,云杉想办法把我调到上海工作。没多久我们有了孩子,云杉把家务全包了。不仅如此,月子里给孩子洗澡,断奶后晚上给孩子冲奶这些活他也承包了,对一个男人来说真的非常不容易。看着这些,我心里很甜蜜。

孩子渐渐长大,我俩的生活重心再次转移到自己身上。我俩都爱玩,每次云杉出去吃饭、打牌、唱卡拉OK,都带我一起去。在别人眼里,我俩总是形影不离。有这样的婚姻,我满足了。

说到这里,彩虹忍不住露出了微笑,但是,转眼她的脸色就阴沉起来。

我们遇到了沟通障碍

前年,家里买了一台电脑,云杉迷上了上网聊天。很快我也学会了玩电脑,经常和他抢着玩。因为怕我翻看他存在电脑上的东西,没多久云杉就买了一台笔记本,每天带出带进,电脑上了密码,手机也上了密码。有一次,我无意中看到了女网友发给他的暧昧短消息,他马上抢过手机,然后掰成两半扔到地上,对我的怀疑一概否认。

今年,他的妹妹告诉我,云杉在外欠了人家的钱,希望我过问一下。其实家里的经济账我不太管,至于云杉在外欠钱,我更是无从知晓。我去问他,他却不肯开口说话。问多了,他就说是为了我好,最好不要知道,之类莫名其妙的话……我第一次发现我们之间这么难沟通。

彩虹拨弄着桌上的一沓信,我特地没有把话题再次引到那些信上,生怕掉落一地的记忆又会让彩虹在今昔对比中无限伤感。

今年夏天,他妹妹告诉我,她亲眼见到他用摩托车带着一个女同事。他妹妹让我跟踪他们一次,我没这么做,毕竟云杉是我的丈夫。

我那时需要动个小手术,他说单位有事没陪我去。几天后他要出门,我心中不快,追出房间,把他的鞋子抢在手里,他只穿着袜子扭头就走。我追出门给他送鞋子,顺手拉住他的摩托车,没想到他没停下,把我拖出去摔了一跤,膝盖下面都摔破了。晚上他回来了,默默替我擦红药水,可只要我一开口问他,两个人就吵起来。

现在家里的气氛很奇怪,没事我们俩就不说话,各自在房间里玩电脑,稍有不顺就大吵一架,吵完他就走,很晚才回家。我们也曾尝试过心平气和地商量,但总是以吵架收尾。我不知道我们先前的和睦去了哪里。他和女同事的事仍不时溜进我的耳朵,然而只要我一问此事,他就翻脸,还说他忍让我太久,不想继续忍让了。

我也暗地里反思过,他的确忍让我很多,我常常对他闹情绪,而且不注意给他留面子,有什么事情就要吵个痛快。但是,我一直是这样的人,从前我们并没有为此产生矛盾。难道现在,他对我的爱已经不复存在了吗?

“我们分手吧1这成了挂在云杉嘴边的话。老实说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分开。记得以前有人开玩笑地问我,如果让我从头再来一次,会不会有不同的选择?其实我很清楚,我的选择不会变,我也希望云杉能和我一样坚持……